首页 > 文化 > 由科普爱上科学——记新中国科普出版70年

由科普爱上科学——记新中国科普出版70年

科普出版历来是科普事业的晴雨表,是国家科技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将科普工作作为一项基本国策,体现了党和国家对科学和科普工作的重视,揭开了新中国科普事业的新篇章。《十万个为什么》丛书创造了中国科普出版史

2019-11-11 14:56:00

《十万为什么》第一版

李四光、朱克珍等科学家为《十万为什么》撰写的手稿。

[轻书词]

编者按

新中国成立70年的历史包括一部汉语阅读史。在过去的70年里,中国的书籍已经从“缺书”变成了“书海”。纸上打字记录时代,引领时代,与时代互动。这本书还包含了思想文化发展史。我们继承了文学艺术的传统,也探索了科学技术的可能性。我们攀登思想高峰,为下一代教育播下种子。在过去的70年里,经典阅读、主题阅读、科普阅读和儿童阅读变得越来越丰富和多样化,反映出中国人的阅读需求变得丰满和多样化。本期《轻松愉快的阅读》(Light and Pleasant Reading)邀请两位专家撰写70年阅读史的两个方面:科普书刊,以便回顾历史,展望未来。

科普和科学技术一样有悠久的历史。现代意义上的科学首先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得到启发,并在17世纪后得到极大的发展。科普的产生和出版伴随着科学的跨越式发展。伽利略、布冯、赫胥黎、法布尔和达尔文等众多代表作家的科普作品已闻名数百年。同时,印刷技术极大地促进了科学技术的发展和传播,在推动工业革命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科普出版一直是科普的晴雨表,是国家科技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科普是科学技术和社会生活之间的桥梁。它向读者传授知识,让他们爱上科学。同时,它也用科学的思想、精神、态度和风格来启迪读者。新中国成立70年来,老一代科技工作者、科普作家和科普出版业的广大同仁,以自己的辛勤劳动和汗水,向亿万读者展示了优秀的科普作品,激发了他们的心灵和智慧,为科普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首先,科普工作是一项基本国策

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讨论具有临时宪法功能的“共同纲领”。著名气象学家、教育家朱克真等科学家率先提出将科学知识的普及写入公共计划(Common Program)。他们明确表示,应努力发展自然科学,为工业、农业和国防建设服务。奖励科学发现和发明,普及科学知识。“把科学普及作为一项基本国策,体现了党和国家对科学普及的重视,为新中国的科学普及事业翻开了新的篇章。1949年11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行政委员会分别成立了中国科学院科普局和文化部科普局。自然科学家、工程师、农业工作者、医务工作者、教师和青年学生被广泛动员起来,共同努力,将科学普及转化为群众工作。科普局出版了《科普通讯》(Science Popularization Newsletter)等刊物,涵盖了科普工作的各个方面,成为当时公众了解科普工作的主要渠道,从而推动了全国科普运动的不断发展。

1950年8月,“中华全国科学技术普及协会”正式成立。紧接着,大量科普书籍被编辑出版,科普讲座和挂图被发行。协会的另一项重要工作是促进苏联大量科普书籍的翻译。比较著名的有商务印书馆的《苏联科普丛书》、中国青年出版社的《苏联青年科学丛书》、科学出版社的《科学翻译丛书》和高等教育出版社选择翻译的《苏联百科全书》系列。中国也创作了许多优秀的科普作品。高士奇、贾祖章、董春才、顾郑钧等一批著名艺术家亲自参与科普书籍的创作。写科普的一流科学家有很多,如梁Xi、李四光、朱克真、毛毅升、严济慈、林乔治、华罗庚、钱学森、钱三强...他们的作品将几代年轻人引向了科学的前沿。

1956年7月,科普出版社在社会各界的倡议下正式成立,出版了大量科普书籍,以满足人们生产和生活的需要。例如,华中理工大学的赵学田教授,为了解决当时大量新工人不懂图纸的问题,深入工厂一线了解需求,然后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写了《机械工人快速看图纸》(Quick Look at Drawings for Mechanical Workers)一书。这本书连续重印了19次。到1980年,该书已发行1600万册,为新中国工业化普及科学发挥了巨大作用。

“大跃进”的趋势也席卷了出版领域,出现了“以报纸出版书籍”、“每48小时出版一本书”等冠冕堂皇的口号。尽管出版的书籍数量有所增加,但一些未经实践检验和没有科学证据的所谓发明和创造被编辑出版为科学。有些书的出版日期也是它们消亡的时间,如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地方冶炼经验丛书》和科普出版社出版的《工农跨越经验交流丛书》。

1961年以后,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科普的出版也有了一定的恢复。出版了一批高质量的科普书籍,科普创作达到了又一个高潮。代表性作品包括由作家兼出版商胡愈之发起、朱克真等著名科学家撰写的《知识丛书》;数学家华罗庚等编的《数学丛书》,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自然科学丛书》由科学家毛毅升编辑,北京人民出版社出版;李四光等科学家写的《科学家谈论21世纪》;吴律写的《蛇岛的秘密》;和叶至善写的《失踪的兄弟》。这些书受到包括年轻读者在内的读者的广泛欢迎。

“十万个为什么”系列创造了中国科普出版史上的奇迹。《十万个为什么》第一版由上海人民出版社于1961年至1962年出版,共8卷,分为物理、化学、天体气象学、农业、生理健康、地质矿产、动物和数学,共1484个“为什么”,共105万字。第二版由上海儿童出版社于1964年至1965年出版。在第一版的基础上,学科的分类更加合理。它根据学科分为14卷,每卷包含大约150-200个“为什么”和总共2480个问题。《十万个为什么》一出版,就受到了社会的广泛欢迎。仅1964年4月,就出版了584万册(73万套),影响了我国一代青年科学观的形成,激发了他们对科学的热爱,成为新中国青年科普史上的一个好故事。

第二,科普出版迎来春天

1978年3月18日召开了全国科学大会,邓小平同志在会上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四个现代化的关键是科学技术现代化等重要命题。科学之春,广大科技工作者的热情和创造力得到充分释放,科普出版工作取得显著成效。1978年4月,国务院批准正式恢复全国科学技术协会,为科普事业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组织保障。

1978年,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在上海召开了全国科普创作研讨会。华罗庚、茅以升、高士奇等一批著名科学家参加了研讨会,并发起成立了中国科普创作协会。自1979年以来,中国科普创作协会(后更名为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等一批科普组织相继成立,并积极开展各自领域的科普工作。各级科学技术协会、学会和科技工作者积极开展科普创作。据粗略统计,从1979年到1988年,全国出版了2万多本科普书籍。

1980年10月,“中国科普创作研究所”(后更名为中国科普研究所,以下简称“科普研究所”)成立。著名科普作家高士奇担任名誉主任,系统总结了中国科普创作的实践经验。1982年4月,科普研究所在北戴河召开了“科普创作与研究计划会议”。会议决定编制一套“科普精品评选系列”,于1993年相继完成,共10个系列。

20世纪90年代左右,受各种社会趋势的影响,科普创作和出版在繁荣十年后受到冷遇,科普阵地逐渐萎缩,几乎成为一个被遗忘的角落。与此同时,伪科学也借此机会崛起。一些伪科学出版物,如占星术、精神病学和其他伪科学出版物,在科学的旗帜下宣传各种超自然和超自然的神秘力量,正在增加。这些迷信和伪科学的扩散导致了国家资源的浪费和对公众的极其恶劣的影响。

1994年12月5日,党中央、国务院针对无知迷信在社会上蔓延的社会现象,发布了《关于加强科学技术普及的若干意见》。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联合发布的第一份全面论述科普工作的纲领性文件。它是新时期党和政府推动科普发展的重要标志,具有里程碑意义。1995年6月20日,中国科学技术协会邀请有关各方进行讨论,由中国科学技术促进自然和社会科学协会特别委员会主持,提出了“维护科学尊严、消除无知和迷信、反对伪科学”的倡议他还组织翻译了许多著名外国科学家合著的《科学与怪异》(Science and Righter),编辑了《破除迷信与100个问题》等科普书籍。他用科学原理解释了世界上既没有神也没有鬼的事实,揭穿了各种欺骗,提高了读者区分科学和伪科学、迷信和自然现象的能力。

与此同时,国内多家出版社相继引进和翻译了一批从国外传播科学理念和理性精神的高水平科普出版物。例如,湖南科技出版社出版的《第一推广系列》是当代世界级科学家的科普杰作,被称为“科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在多年充分研究国内外科普出版物的基础上,针对广大读者对具有强烈时代感和深刻感染力的科普产品的渴求,精心策划了“魔法石系列”系列,成为影响深远的大型科普品牌。

第三,国民科学素质全面提高。

2002年6月29日,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普及法》,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第一部科学普及法。2006年2月6日,国务院制定并实施了《全民科学素养行动计划纲要(2006-2010-2020)》,提出了未来15年我国公民科学素养建设的方针、目标、任务和措施。显然,提高公民的科学素质是国家的一项重大战略任务。它为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设定了短期、中期和长期的使命目标。这意味着,作为一项长期任务,全民科学素质建设将惠及全民。

院士科普图书系统,被称为“跨世纪科普出版工程”,是由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和《科学时报》联合策划,清华大学出版社和暨南大学出版社联合出版的一套大型科普图书,双方约有176名院士参与撰写。图书部选择的主题是世界科学前沿和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热点问题,如“21世纪的100个科学问题”、“21世纪的产业趋势”、“神奇表面工程”和“轻金属飞行”。

为了与全民科学素质国家行动计划相协调,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的大力支持下,科普出版社推出并策划了“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丛书”的大规模科普选题。引进国外优秀科普作品,开发优秀原创作品。先后开发了数十套近1000种优质科普图书,为各级图书馆和农村图书馆配备了一批优质科普资源。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组织策划了“中国当代科普优秀丛书”等重大课题,极大地提高了中国原创科普图书的出版水平。2015年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每年约有200家出版社出版科普书籍,每年出版1万多种新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等一些重要奖项包括科普类。

2016年5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院士大会、中国科协第九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科技创新和推广是实现创新和发展的两翼,科普应与科技创新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这给新时期我国科普工作提出了全新的方向和要求。面对迅速变化的国际环境,科学普及长期以来局限于一般科学技术知识的普及,更多地体现在国家科学素质的全面提高上。没有全民科学素质的全面提高,就很难建设一支高素质的创新大军,实现科技成果的快速转化。

近年来,随着国家的高度重视和投入,我国公民的科学素质进入了快速提高的阶段。中国科普研究所此前进行的全国调查显示,中国具有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从2010年的3.27%上升至2015年的6.20%,2018年进一步上升至8.47%。面对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和公众对高质量科普资源的巨大需求,传统的科普模式已经不能适应新时代的变化。科普出版需要更好地与国际社会对接,适应手机阅读、在线阅读和有声阅读的发展规律,促进行业的深度整合和转型。同时,要加强科普创作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因为无论时代如何发展,“内容为王”始终是科普出版的第一要义。

(作者:严石,中国科普研究所副所长,原科普出版社总编辑)

陕西11选5 重庆幸运农场下注 福彩快3 江苏快3购买 澳门葡京

相关推荐

© Copyright 2018-2019 gtiffany.com 石梁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